残·萧_AtRの信者

残响如鸣,萧瑟似泣。[是 顾辞. 写给我的www ]
After the Rain.【宇宙中心】
非常喜欢太宰先生.【人间失格】
我喜欢秋山老师(。・ω・。)ノ♡非常非常喜欢!!!【请夸爆吹爆秋山!!】
门牌号:3011709574
欢迎来找我玩~

【そらまふ】谎言者㈢

–黑化情节有,原创角色有

–ooc绝对有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本章suzumu有,如果雷的话请千万不要看本章【虽然只有一点点】

–『』以前发生过的事,时间段主要为八年前~七年前    ()与别人的对话,通常出现在『』里  (主要还是看个人理解www)

–想要评论红心或蓝手www    

–依旧是很水的一篇所以不看前篇也行(笑)

[Are you ready?Let's go!]

【“我想要知道,那些我所想念的人,是否也会想念我。”】
chapter③ 冬樱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湛蓝天空之下,まふまふ欢快的跑向そらる,带有撒娇意味的在そらる的怀中蹭了蹭,颇为兴奋,“そらるさん!这个!!!我想拿来当我的生日礼物可以吗?”只见,まふまふ举起一本杂志在そらる面前晃悠,樱花系列的吉他在杂志上甚是显眼。

“可以哦~那以后你生日礼物我都送你这个系列好不好?”そらる温柔的摸了摸まふまふ软fufu的白毛,笑着。

啾~まふまふ吧唧一口地亲在了蓝发少年的脸上:“嗯嗯!そらるさん最好了~まふまふ最喜欢そらるさん了!!!!!”

“那そらるさん一定要记得哦!”まふまふ伸出小拇指与对方拉钩,盖章。

“嗯。只要官方出了,我就一定送你。”蓝色眸子里盛着无限的温柔与宠溺——仅まふまふ独有。那时まふまふ如孩子般天真无邪美好的笑容,清清楚楚的倒映在蓝色湖水中,或许那个时候的他们就已经喜欢上对方了吧。只是他们都还没发觉而已。』

—————————Now—————————

午后三时。                                                           太阳高高的悬挂在毫无生气的天空中,炙烤着大地。街上人来人往,明明已是秋季,却还是热的不像话。一家名为“NATURT”的甜品店人气爆满,两位约十五岁的少年坐在靠窗的一旁,まふまふ心不在焉地看着玻璃窗发呆,直到对面的人叫他好几遍,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我刚刚讲到哪了?」有些心虚。

「‘恶心’那里吧。」

哦……我想想……后面好像是:「そらるさん、你不会觉得まふまふ恶心吧?对不起、そらるさん。」之类的话哦。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黑鬓少年十分疑惑,他不理解——まふまふ明明什么也没做错。

「鬼知道当时我脑子在想什么呢。」まふまふ漫不经心地道。

「まふ。」当时的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嗯?」

「你、想见他吗?」黑鬓少年顿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

まふまふ吃着手中的黑森林蛋糕,很苦,眼神飘忽不定。许久,他转过头直视那人如星辰大海的眼眸,‘还真是非常像啊……’似笑非笑,坚定地说「当然想呀,因为我讨厌(爱)他嘛。」果然嘛。真是的呢,一点也不诚实。

「那你干嘛不去见他呢?明明那么喜欢…………」黑鬓少年随着まふまふ的视线看向对面的乐器店。只见,乐器店里,蓝发少年正精挑细选地选择乐器,蓝色的发丝耷拉在耳边,过分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在吉他上,转头,对店员说了些什么,紧接着他从乐器店出来。如果那时候そらる有往对面的甜品店看一眼,他就会见到那个他想念了八年的人儿。可惜,老天爷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俩个人再一次的错过。

随着そらる的离去,まふまふ不再看玻璃窗外的景物,他直视黑鬓少年那双如そらる一样的蓝色大海眸子,过长的刘海恰好将まふまふ的红眸挡去几分,堆起笑脸的面庞,眼底深处却被名为冷漠的情绪肆意蔓延。まふまふ低头吃着蛋糕,突然间抬头,意味深长地对黑鬓少年笑了笑「你呢?你想不想他呢?不回去真的好吗?(哔——)さん。你该xi……………」

「那又如何。我不想回去不行吗。」黑鬓少年冷冷的吐出一句话,刹那间,整个店内的温度冷了下来。

然而まふまふ依旧充满笑意的看着对方,「小心点哦,被发现了我可就救不了你呢。」

[呵,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スズム出场的分界线—————

(「安静点,スズムさ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好了,你喜欢的他是绝对不会死,毕竟他可是一之濑彼方呀——被你和他都深爱着的そらるさん,可死不了喔。」

「嗡嗡嗡……」

「噗嗤,まふ那么爱他,是不会对他做出过分的事情。还是说,你在心虚呢?スズムさん,那件事是你做的吧?为了你深爱着的そらるさん,就可以伤害まふ吗?你明明是知道的——まふ他根本就不能离开そらる!!!呵呵……」不明意味的一句嘲讽后,黑鬓少年沉默了。不,应该是与他共用一个身体——这具身体的原本灵魂沉默了。

「……」

「哈?你说你知道?你知道你还去做?!这很可笑喔,」少年毫无征兆地大笑起来,「不过我们从某个方面来讲,也是一样的,スズムさん。」

「……被世人所厌恶的神明…………唉,合作吧。」对方沉重的叹息声,清晰的响起来了,灵魂开始进行转换…………

「噗,那么——合作愉快。」少年又笑了,他的朱唇上下动了动,无声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哦,スズムさん。谁叫你要那样做呢。我啊,是不会做对自己无益的事情——仅在这个世界而已。

黑鬓少年缓慢的闭上眼睛,在他失去意识前,无声无息地与远方的人短暂通过某种介质传递信息——「开始,小心。」对方收到四个字后,呢喃了一句:“终于要开始了吗………………”在心里回道「哦……」联系断开,少年彻底进入沉睡状态。

等这具身体重新睁开眼睛时,黑夜就此来临。)

—————————天罰—————————

晚上八时。

“そらるさん,冬樱上市了哦,已经发了链接给你,记得看哟~”少女轻快地说着,“我算算,这好像是第三把了吧?”

“嗯,第三把。谢谢你,残·萧さん。”そらる回道,很轻很轻。

“没事啦~那么这一次你想怎么搞呢?跟上次一样?”

“还没想好。”

“好吧。想好了再说吧,ByeBye~”挂完电话,少女暗自惊讶:这家伙刚刚用了敬语?啊啊啊好纠结,そらるさん、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你呢?まふ,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拜拜。”不知明的情绪蔓延上そらる的心头,欣喜?悲伤?愧疚?这些都有——它们互相交织,彼此之间的不断缠绕、勒紧,使そらる有些喘不上气来。

自己的故事吗……そらる看着链接上的要求,苦笑一番,但他别无选择——他必须买下这把冬樱。这把冬樱对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毕竟这把冬樱可是给まふまふ的生日礼物——很早之前就已经约定好了的,就算まふまふ收不到也必须买下来的生日礼物。是绝对必须要买到的东西。

但是,名为“冬樱”的这把吉他,总有种陌生的熟悉感啊,嘛,感觉是把不得了的吉他呢……

与此同时,在漆黑的巷子里,白发少年那双独特的红眸里看不出来一点感情,黑色的口罩上沾染着血迹,还未干透。眼前的一滩血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扩大,蔓延至白发少年的脚边,他也没有任何动静,就像一个只会动、被人操控着的人偶一样。对方已经恐惧到说不出话来,无法动弹,甚至被吓的尿裤子的地步,只能微弱的呼吸着,冷汗浸湿了他白色衬衫,血窟窿在干净的白色衬衫上显得极为刺目。

“别来干扰【NATURT】的工作——也别想动他,他是我的猎物(人),能杀死他的只能是我。听明白没?”

“听、听明白了……哈…………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会转告长老院的…………”冷汗与鲜血混在一块,不断的浸染,将洁白的衬衫染得血红。

“听明白了,就请你去地狱游玩一番吧。”匕首再一次的落下,白发少年无情地宣判了对方的死刑。

“为什么……………………”身体被分成了两半,里面的肠子、内脏从中掉满了白发少年所站的地方,恶心至极,白发少年却毫无半点情感波动,他只是面无表情毫不在意甚至还带了一丝嘲笑意味地说:“真是傻呢,转告长老院只会给我和他增添更多的麻烦,我可不想被人知道【NATURT】跟我有关系哦。”其实就算白发少年不杀他,对方也活不过半个小时了——失血过多造成的死亡,被害人还要被迫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可是比直接一刀了断痛苦多了唷,まふまふ可是非常贴心的为你着想哦。你应该感到庆幸了——

そらるさん,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呢。怎么办,我超级超级兴奋地说欸~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呀你知道呀你知道呀你一定知道的——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少年心情不错的哼唱着不知名的歌,他苦恼的放下播放器在支离破碎的尸体旁边,欣赏着对方苦苦挣扎,因疼痛而极度扭曲的表情,真是个变态呢。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整个杀人的过程中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唔,真厉害。

少年干净利落地在黑白色的卡片上有不同颜色的笔写下不同的字——黑色那面罕见的用蓝色高光笔写下一如既往地签名「黑桃K」字飘扬张狂好似在挑畔所谓正义的一方;白色那面却规规矩矩的用红色高光笔写下——

「僕もまだ知らないのに

僕が誰かを殺したって

君が得意げに語るもんだ

その真偽がどうであれ」

不知为何,有种很小心的写下的感觉呢。将它扔下后,少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深巷。

TBC.

———————————————————————

某萧的废话时间

冬樱:既 冬の希望 。这点很重要,因为它有很多意思可以理解,其正确的意思却只有一个喔。

人物设定改一下www

そらる〖一之濑彼方〗:一之濑族现任首领,
23岁。似乎可以肯定まふ还活着,为了找到他,故意说自己18岁。(因为曾在一所高中里找到了まふ存在的影子,所以伪装成高中生)

まふまふ:死亡于八年前的一个雨夜,按现在的时间算,年龄为20岁。目前可公开剧情:未死,「不完整,需要通过别人的献祭来确保自己活着」由于本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献祭者都跟そらる/自己/NATURT的敌人有关。

天月:跟まふ玩得很好,闺蜜组。坚信まふ还活着,20岁,伪装成高中生年龄也是18岁。(原因同そらる一样)

相川真冬:そらる在外的同学,是同桌。有轻微社恐,不太愿意交流,文科很好。琳琅秘境中「相川」一族的长子,因特殊原因没有继承族长之位,灵魂存在缺陷。

相川:已经被琳琅秘境除名的种族【目前情报显示】

スズム:不明原因与黑鬓少年共用一个身体,现在于他达成合作。

黑鬓少年:名字不详,身世不详,但是请记住无论如何,他永远都站在ま酱/そ总这边(以自身利益为前提。目前可公开信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规则」的约束,不能自己创造身体,所以必须与别人共用身体)

残·萧:没啥好介绍的就是我本人wwww极少数知道まふまふ确实活着的人。(嗯……是AtRの狂热信者(你这不是废话吗!)

请用评论砸死我!!!

对了,这是一篇咕咕咕了两个多月的文(嗯……这篇文应该有人看过大致内容,我只是加了点东西改了下设定进去(被打),下次更新依旧随缘(笑)

(小声:我想扩列,门牌号在简介里(虽然最近可能不怎么上QQ………………(以上来自一个没有手机还是初二狗的抱怨)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