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萧_AtRの信者

残响如鸣,萧瑟似泣。[是 顾辞. 写给我的www ]
After the Rain.【宇宙中心】
非常喜欢太宰先生.【人间失格】
我喜欢秋山老师(。・ω・。)ノ♡非常非常喜欢!!!【请夸爆吹爆秋山!!】
门牌号:3011709574
欢迎来找我玩~

【そらまふ】谎言者㈠

-这里残·萧,请多指教~
-可能会有黑化情节,原创角色有
-そらる×まふまふ
-そらる真名捏造:一之濑彼方(咳咳,和相川真冬一样都是从别的地方看来的,如果侵权,我会改掉。)
-『』这个为回忆,既八年前发生的事。〖〗是そらる在本子上写的内容
-ooc有,回忆是虐ま酱的,现实是虐软软的
-勿带三勿带三勿带三,但愿我能写完(望天)
-能接受我垃圾文笔的,都是小可爱~
-私心求红心蓝手评论,其余废话在文末~
[Are you ready?Let's go!]

chapter①  谎言·进行Ⅰ

    『本是充满希望之色、不含一丝污垢的天空,在此刻,悲伤逐渐蔓延……天空仿佛是要发泄自己的哀伤,雨,下的好大好大。白发红眸的少年瘫在地上,那双如红宝石的眸子,早已没了半点生气。他只是麻木的重复一句:“そらるさん……”』

   
     “呼——好重欸……”相川真冬气呼呼地抱着一摞刚刚收上来的作业本去办公室,“啊——好痛……”却被迎面而来的蓝发少年给撞了,作业本凌乱的洒在地上。
     “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蓝发少年温柔的问道。他伸手想要拉住相川真冬,但却不相川真冬给回避了。“不、不用!”相川真冬捡起作业本小声道。
     “啊……”蓝发少年很是惊讶,只好帮眼前的人捡起作业本给他,“给你,要去医务室看看吗?”
     “不用了……谢谢……”相川真冬小声地回着,“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蓝发少年还想说什么,但相川真冬已经走远,只好作罢。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

    “报告——”相川真冬敲了敲门道。

    “进来,”老师头也不抬地说:“相川,放那里吧。”

    推开门,相川乖巧的点点头:“好的,老师。”放下本子,“老师,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哦对。相川,你上周生病没来学校好点了吗?跟的上吗?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问老师哦。”

    “谢谢老师的关心,我已经好很多了。学习上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有的话我一定会问老师的。”

    “你啊,”老师抬头笑笑,对于这种聪明又虚心上尽的孩子,她打心底里喜欢的很,可着孩子唯一一个缺点就是不太喜欢与人交流。当初让他来的自己的课代表就是希望他能多和同学交流交流。他到好,除了与同学之间每天普通的对话,便再无其他交流。“把试卷发下去吧,下节课我会讲。还有你有个新同桌喽,相川。”

    “……知道了。”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

    “唉……”老师长叹一口气,还是老样子啊……这孩子真是呢……

    “咚咚——”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之濑彼方。也就是刚刚撞到相川真冬的那个蓝发少年。

    “老师你找我?”他问。

    “一之濑,你上周不是没见到你同桌嘛。今天他来了哦,”老师和蔼的说,“相川他不太爱与人交流,麻烦你多包容下他。随便,希望你能让他学会与人沟通,不然,这么好的一个孩子长大可是会吃亏的。”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

    一之濑彼方走出办公室,回到教室就看见相川真冬一个人在默默地发上周考的试卷,‘欸?是刚刚那个男孩……他就是我们同桌吗?……他走上去,将语气放柔问:“要帮忙吗?”

    相川真冬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道:“不用,谢谢。”说完又开始发试卷了。

    呀,居然被拒绝了。还是第一次呢。相川真冬吗?有趣。一之濑彼方有些惊讶,但也只是笑笑,回到了桌位上,在本子上写下一句话加一个人的名字。

   〖まふ,今天第一次被人拒绝了。〗

    很快,相川真冬便发完了试卷,他拿着最后一张来到一之濑的桌位上——也就是他旁边一直以来都空着的桌位。“一之濑さん,你的。”真是有够简洁的。

     “谢谢,但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相川真冬一脸“你试卷上有写,而且全班就你一人没发到,不是你是谁?”看着一之濑彼方。

      ……我竟无言以对。。。

     “你叫相川真冬?”三秒后,相川才吐出一音节:“……嗯。”

     不,等等。为什么我感觉我又被无视了。

     一之濑又在精致的小本子上写下一句话,他写道——〖まふ,今天居然被同一个人无视两次了呢……你在哪?过得好吗?〗写完后他自己都自嘲的笑笑:不可能过的好的吧………哈……一之濑彼方今天也依然不肯相信まふまふ已经死亡这一事实呢,真是的……明明是自己逼死まふ的…………

   『…………

      说话啊,まふ。』

     相川真冬瞥了一眼他的新同桌,见他正在发呆,暗自用笔戳了下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道:“上课了。”

     “啊、谢谢。”半天下来,一之濑彼方还是没能跟相川真冬多交流几句。他长叹一口气,似大海的眸子本该是温柔细腻的,但此刻却全是挫败。

下课后
     “そ……不,一之濑さん。你在干什么?”天月敲敲窗问道,“该去吃饭喽。”

     “啊……”一之濑彼方此刻完全不想动,他半眯着眼,好半天才吐出一个音节。

     “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就来。”他懒懒散散地说。

    “哦……”摆明了你就是不想去……天月在心中默默吐嘈。

     一之濑彼方在天月离去没多久后,独自一人来到了操场后边的小树林,他坐在软绵绵的草地上,盯着湛蓝的天空,那双深蓝色的眸子不知何时晕染上一层蓝色温柔,又好似大海梦幻至极。起风了,湖面被风掀起层层涟漪,鱼儿在湖中欢呼雀跃,玩起了躲猫猫。一之濑彼方躺下,他用手去挡住刺向眼睛的阳光,逐渐睡去。

烦。
好烦。
非常烦。
烦到想死。
     “まふ……”他似有似无地轻轻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许是太痒了,他用手将遮住眼睛的碎发拨去几番。“好困……”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子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向正在树荫的下熟睡的少年。长长的睫毛镶嵌在精心雕刻,白皙的脸蛋上。就连手指也是白皙得过分,好看到不像话。小巧的朱唇,看的直想叫人犯罪。连再平凡不过的树叶也被他迷恋住了,偷偷地随风飘落,再吧唧的亲上一口,最后会害羞的捂着脸逃走。

      远处藏在大树后边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蓝发少年的前面。他不说话,只是看着。看了很久很久,估摸着他差不多快醒了,才离去。

【真是令人作呕的面容……啊……也差不多了,那边应该开始行动了………不然,你也不会到这里来。一之濑族现任首领——一之濑彼方。】

     “哈——睡得好舒服。”一之濑彼方伸了个懒腰,“差不多了……”说完他便起身离去。

   『不…不是……我、我没有……

      ……

     そらるさん你相信まふ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好不好?

     求求你了………………………』

TBC.
 

被四个人拿刀架脖子上要求he,我尽量扯回he。(笑)

设定:そらる〖一之濑彼方〗:一之濑族现任首领,18岁。相信まふ还活着人中的一个,为了找到他,故意说自己16岁。

まふまふ:死亡于八年前的一个雨夜。但他的朋友并不相信他死了。

琳琅秘境:共六个族生活在这里,一之濑是其中的一个,琳琅秘境的人,可以活的很长。

八年前:まふ死亡的那天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然后那年まふ9岁,そらる11岁。

天月:跟まふ玩得很好,是闺蜜组。同样是相信まふ还活着人中的一个,16岁。

相川真冬:そらる在外的同学,是同桌关系。16岁,有轻微社恐,不太愿意交流,文科很好。

时间段:八年前(主要是回忆)与八年后同时进行。
八年前~六年前,谎言开始执行(只是执行第一步而已),三年前~现在都是进行阶段。

注意:谎言不单单只有一个,是由多个谎言组成的。

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篇何时能写出来系列,私心求红心蓝手评论www【我的废话真是一如既往的多。。。】

评论(19)

热度(38)